收藏本站 官方微博 欢迎浏览杭州党史与地方志

四代开火车的杭州人家,亲历辉煌七十年

发布时间:2021-11-03 点击率:

归华口述

陈慈林整理

image.png

归华在驾驶高铁列车

 

我叫归华,我们家原来生活在上海。从我曾祖父的弟弟归四福那代开始,四代人都是开火车的。

祖辈的艰辛和新

我叫归华,我们家原来生活在上海。当年为吃口饱饭,我曾祖父的弟弟归四福十几岁就经人介绍,到当时的沪杭甬铁路机房干活。他从擦车小工、司炉慢慢考上了火车司机。我父亲曾听小爷爷讲述过许多艰辛的往事:当时,他们受到资本家欺压,日本人侵占上海控制铁路后,中国工人的地位更低了。一天,归四福驾驶的日本机车出了故障,修了一会儿没修好。此时,一个日本人过来,更换了几个零件,修复了机车。这个日本人冷哼几声,傲慢地说着嘲讽中国人的话,扬长而去。归四福和工友们气得拳头都攥出汗来……从此以后,他常念叨一句话:什么时候能开上咱中国人自己制造的机车就好了。

后来,我爷爷归寿根也当了铁路工人。1949年,“一唱雄鸡天下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铁路工人也获得了新生。这一年,我父亲出生,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父亲的名字就叫建国。

爷爷曾驾驶着国产解放型和建设型蒸汽机车驰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地上,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实现了他小伯伯归四福的夙愿。爷爷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多次受到单位表扬,不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被提拔到管理岗位上工作。20世纪50年代中叶,他从上海调到杭州机务段工作,曾是一名机务段负责劳资的干部。

1958年,为培养更多优秀的火车司机,上海铁路局决定在金华筹建铁路司机学校,爷爷被调到金华,参加了铁路司机学校的筹建工作。学校开办后,他又担任了教导主任,为培养新时代的火车司机做出了贡献。

 

父辈的奋斗和期望

1966年,17岁的父亲归建国从杭州铁路司机学校毕业,进了杭州机务段,成为一名蒸汽机车乘务员(司炉工)。

那时,杭州机务段全部用蒸汽机车,既有国产的,也有外国的,型号混杂、设备简陋。3名乘务员组成机班,分别是司机、副司机和司炉。蒸汽机车靠人工投煤,拉动几千吨的货物。火车行驶中,司炉工和副司机轮换,把一锹锹煤投进炉膛,让煤充分燃烧,以提供源源不断的蒸汽。

酷暑时节,炉门开合的热辐射、庞大锅炉的热传导使没有空调的司机室气温超过60℃。为了防中暑,乘务员只能不断喝水,几十斤一桶的茶水很快就喝完了,工作服湿了被烘干,烘干又湿透,下班时全是白花花的盐渍。火车开动时,多少有点风,有时在小站临时停车,司机室则像蒸笼,人待在里面连气也喘不过来。到了晚上,经常被蚊子咬得满脸都是包。寒冬腊月更不好过,火车运行中,司机经常探出头去瞭望信号,逢雨雪天被淋湿后,经常冻得全身发抖。人朝锅炉那面热得发烫、背向锅炉那面冷得刺骨。如逢雨雪天气,司机室四面透风,雨雪不断扑进来,脸颊经常被冻得发麻。

image.png 

20 世纪 80 年代的蒸汽机车司机室

 

机车上除了煤,就是油,吃饭稍慢,就有飞舞的煤尘拌入饭中。每天退乘时,从头到脚都沾满煤灰和油渍,全身墨黑,只有牙齿和眼白是白的。乘务员一次出勤,来回三四天,回家休息一天,又匆匆出勤,在家的时间很少。乘务员家属中流传着一段顺口溜:“嫁人莫嫁乘务郎,三天两头守空房,难得一天回家转,油腻衣裳一大包。”

父亲在蒸汽机车上待了十多年后,国产东风系列内燃机车面世了。1976年,第一批东风4型内燃机车来到杭州,父亲幸运地考上了第一批内燃机车司机。他经常高兴地对我们说:“瞭望条件好了许多,安全更有保障了。”内燃机车虽比蒸汽机车先进,但大功率内燃机车运行产生的噪声和高温,还是给乘务员们带来许多困扰。当父亲在电影(视)里看到国外铁路上风驰电掣的电力机车时,就萌发了早日驾驶电力机车的愿望。

后来,父亲也走上了管理岗位,他把驾驶电力机车的愿望寄托在了我身上。image.png

归建国在驾驶东风 4 型内燃机车

 

晚辈的拼搏和梦想

1978年,我生于杭州,出生时正值改革开放,父亲给我起名叫归华,寄托着振兴中华的愿望。我在铁路幼儿园、小学、初中完成了学业。虽然我非常清楚机车乘务员的艰辛和压力,但肩负着祖辈和父辈的期望,1994年,我毅然报考了爷爷参与创建的金华铁路司机学校。

1997年,我从司机学校毕业,也加入了杭州机务段这个大家庭,成为一名机车乘务(学)员,学习驾驶第二代内燃机车东风4B型。我牢记爷爷和父亲的嘱托,踏实学习、谨慎工作,不到两年考上了副司机,四年后又考上司机。2005年,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东风4B型内燃机车司机室里配了空调、电炉和冰箱,工作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当我驾驶着载有上千名旅客的列车驰骋在铁道线上时,心里充满了自豪。不但机车升级换代,客车车厢涂装也经历了数次“颜色革命”,旅客的旅途感受也越来越舒坦。

2007年初,华东铁路进入高铁时代,尽快获得动车组司机资格成为我最迫切的愿望。经过一系列培训、考试,2009年,我获得准驾“动车组和内燃机车”的J2驾驶证;2014年,又考取了最高级别的J1驾驶证,可以驾驶包括复兴号在内的所有动车组车型。2019年5月,我值勤列车时,发现接触网承力索上有异物,立即降弓处理并汇报列车调度员,防止了一起可能发生的行车事故,受到了单位嘉奖。

目前,我12岁的大儿子归逸凯读小学六年级,对计算机编程很有兴趣,最近在浙江省中小学信息技术创作大赛中获得二等奖。他的梦想是今后报考交通大学,驾驶最先进的高铁列车。那时,他就是归家第五代火车司机了。


来源: 《杭州月志》总第47期
logo3.png
主办单位: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杭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解放东路18号市民中心C座
电话:(0571)- 85253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