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组织机构 | 工作动态 | 资政研究 | 党史宣传 | 杭州记忆 | 文献资料 | 红色资源 | 领导人与杭州 | 市县之窗 | 联系我们
最新信息:
  机构职能       领导成员       机构设置       直属单位    
  工作信息       信息公开       领导讲话       综合考评    
  资政课题       专题研究       纪念专栏    
  党史读物       影视作品       《征途》期刊    
  杭州纪事       史海钩沉       革命英烈    
  历次党代表大会报告    
  党史遗址遗迹    
  毛泽东与杭州       周恩来与杭州    
  市县要闻       网站链接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政研究 > 资政课题
陈独秀是华林入党介绍人的史料考证
发布时间:2018-07-31  文章来源:
    

 

张 建 华

 

华林,(1894~1973),字挺生,是杭州市富阳区富春街道方家井行政村柳溪自然村(曾名柳坞村、柳溪村)人。他是富阳地方党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是富阳区第一个加入共青团(时称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共产党的人,也可以说是富阳党组织的创始人。

在华林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对他入党时间、入党介绍人、参加党的五大的身份及脱党的原因等问题有多种说法,需要进行考证。华林只说自己参加了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会议,但他没有说明是正式代表还是列席代表,对此问题,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唐龙尧、骆小峰同志已有研究文章发表。本文,我就华林的入党介绍人问题进行个考证。

据1998年9月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的《杭州党史人物》(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辑)一书收录的蔡卫平整理的《华林》传记介绍,华林于1923年2月在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留学时,经罗亦农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公开出版的书籍介绍华林生平事迹的第一篇文章。2000年9月富阳市史志办公室编辑的《富阳市民主革命时期党史人物》一书,也全文转载了蔡卫平整理的这篇《华林》传记。此后,富阳有关的史料(包括史志办公室撰写的《中国共产党富阳历史概况》、《富阳入党第一人——华林》)等文章,对华林入党的时间、地点、介绍人都按此说法。

其实,华林入党的时间是1922年12月,入党介绍人是陈独秀和罗亦农,而蔡卫平整理的《华林》传记漏掉了非常重要的一个入党介绍人——陈独秀。在富阳籍人士撰写华林生平并公开出版的文章中,富阳区政协副主席王小丁先生是第一个提到陈独秀是华林的入党介绍人。王小丁先生编著的《富春史话》一书中就提到了华林的入党介绍人有陈独秀:“进入东方大学后,经陈独秀(此时华林在苏俄,而陈独秀在国内,陈独秀为何会介绍华林入党,情况不详)、罗亦农介绍转为中共” 。王小丁先生自2013年起为《富阳日报》每周一刊的《富春史话》栏目撰写文章。这次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富春史话》文章,就是汇编了《富阳日报》所有发表的文章。王小丁先生先前发表于《富阳日报》《从华林说开去(一)》的文章中,对华林的入党介绍人也只写有罗亦农一人。那为何在《富春史话》汇编出版时又加入了陈独秀呢?这是因为在《富春史话》汇编出版前,王小丁先生为求得史料的准确性,请我帮助审阅书稿。我对华林的入党介绍人漏掉了陈独秀感到十分可惜,认为应该要加上去,但如果加上去的话,在《富阳日报》发表的原作又是没有的,为两全其美,所以建议他用增加括号加注的形式,把陈独秀是华林的入党介绍人补写上去。这是公开出版的书籍上又一次提到了陈独秀是华林的入党介绍人,当然他也留下了“陈独秀在国内,陈独秀为何会介绍华林入党,情况不详”的悬念,留待今后考证。

我是1985年1月从杭州调到当时的中共富阳县委党史办公室工作,在征集、研究土地革命时期党史资料的工作中接触到了华林的一些史料,听老同志介绍,华林是陈独秀介绍入党的,1991年中共富阳县委党史研究室编辑出版的《中共富阳地方史话》就是这么写的,可我没有看到第一手史料,特别是没有看到华林自己写的材料。按理,这样一位重要党史人物,富阳应该要为他写传记,可那时,可能是因为对陈独秀的评价没有像现在这样客观公正,加上华林又是中途脱离了党组织(有的说他是失去联系而脱离,有的说是主动脱离,华林自己写的材料也有两说,一是“声明脱党”,一是“登报脱离中共”),可能正由于这样的结果,县委党史办公室才没有把为华林写传记列入工作计划。直到1997年,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决定编辑《杭州党史人物》一书,把为华林写传记列入计划(因他1925年任中共杭州独立支部书记)。当时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要我协助蔡卫平一起征集华林史料,这给我提供了接触华林档案的机会。

我和蔡卫平一起到了华林在上海工作过的上海机电学校去看华林的人事档案。起初,学校的档案管理员并不是很配合,认为他人早已去世,看他的档案还有什么用。在我们说明了华林在杭州、富阳党史上的重要地位后才同意我们看。因为我们带去的是工作介绍信,而不是查阅人事档案的组织部门介绍信,故只允许我们看,不许抄摘和拍照。因为我的任务仅是配合征集史料,撰写《华林》传记并没有我的任务,所以我在翻阅档案时主要看的内容是华林对入党的记述。学校有华林的数卷人事档案,有数份华林自己填写的履历表、登记表,其中有份职工登记表的入党时间、入党地点和入党介绍人栏中,华林是这样填写的:“1922年,陈独秀、罗亦农介绍,在莫斯科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我看到的华林自己写的陈独秀是他的入党介绍人的第一份材料,也说明以前单位老同志所说“华林是陈独秀介绍入党的”说法是真实的、有依据的。机不可失,于是,我摘录了这份职工登记表和一份简历。由于生怕被档案管理员看到,所以是偷偷摸摸地抄写下来的。回来后发现竟没有将这份职工登记表填写的时间抄录下来,留下了遗憾。由于学校正在筹备校庆,档案室人员的工作很忙,我们去的不是时候,所以我们这次在学校翻阅档案仅一个多小时便告结束。

但蔡卫平整理的《华林》传记在出版前,没有把文章交给富阳市史志办进行审核。所以蔡卫平整理的华林传记,其入党时间写的是1923年2月,而且是“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入党介绍人只有罗亦农,而没有陈独秀。该书出版后,我发现了华林的入党介绍人怎么没有陈独秀?我在华林的档案中明明是看到了他的入党介绍人中有陈独秀,《中共富阳地方史话》也是有的,是蔡卫平遗漏了还是他没有发现?或是他经过考证陈独秀根本就不是华林的入党介绍人?于是,我就向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提出了询问,但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并没有给我答复。                                                                                                                                                                                     

就证据而言,仅华林自己写的一份证据,是孤证,确实还难于确定陈独秀是华林的入党介绍人。此后,我便留意华林史料的征集。王小丁先生《富春史话》出版后,我就想破解“陈独秀为何会介绍华林入党”的悬念,写篇考证文章。可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以前收集的资料一时又找不到。最近,富阳区史志办又征集到了一份华林1968年2月11日亲笔写的简历原件。华林在简历中是这样写的:“1922年 卅岁,九月到莫斯科,进东方大学中国班学习,十二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罗觉、陈独秀介绍)”。罗觉即罗亦农,这是陈独秀是华林入党介绍人的第二份史料证据。

这两份都是华林自己写的材料,均提到陈独秀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入党的地点都是在苏联的莫斯科,时间都是1922年12月,杜撰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还有一个疑问,当时华林在苏联,陈独秀在国内,陈独秀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为华林介绍入党的呢?就需要弄清楚1922年12月陈独秀有没有到过莫斯科,如果陈独秀在这个时间确实到过莫斯科,那华林的说法便有成立的可能。

经查阅历史资料,陈独秀1922年12月确实在莫斯科。据相关史料记载,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决定:中国共产党参加共产国际,这样中国共产党便成为了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9月,共产国际通知中国共产党派代表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四次代表大会,陈独秀决定亲自参加。11月5日~12月5日,共产国际‘四大’先在彼得格勒召开,11月9日转到莫斯科继续开会。陈独秀作为中国共产党代表,刘仁静作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王俊作为中国工会代表出席了会议。”刘仁静就中国形势和国际合作问题向大会作了报告。会议结束时,陈独秀当选为共产国际执行委员。由此看来,1922年12月陈独秀确实是在苏联的莫斯科。陈独秀一生只到过日本和苏联两个国家,陈独秀这次去苏联,是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

陈独秀是华林的入党介绍人似乎可以确定了。我在以前收集的资料中,又发现了一份抄录的华林自己于1968年5月7日写的材料,华林在这份材料中还写明了他是由罗亦农带去见陈独秀的细节。他是这样写的:“12月,陈独秀到莫斯科,罗亦农介绍我去会见,准我加入中共。”这样的记叙,进一步肯定了陈独秀是华林的入党介绍人。罗亦农是经陈独秀介绍,成为中国(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第一批团员,他也是经陈独秀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这说明罗亦农与陈独秀的关系是不一般的密切,陈独秀到苏联,作为旅莫支部书记的罗亦农是能够见得到陈独秀的,因此,华林说是罗亦农介绍他去见陈独秀的情节应该也是可信的。

以上华林的说法,在李良明著的《罗亦农》一书中得到佐证。李良明在书中有如下记叙:“1922年11月5日,共产国际第四次会议在彼得格勒开幕,11月9日移到莫斯科继续召开,至12月5日闭幕,陈独秀与刘仁静代表中国共产党出席。会议期间,罗亦农怀着崇敬的心情拜访了陈独秀。陈独秀随后也来到莫斯科东方大学,看望中国学生。罗亦农向陈独秀汇报了他们学习和生活情况,陈独秀比较满意,鼓励他们努力学习。并主持召开了中国共产党旅莫支部大会,讨论并通过了许之桢、华林、任弼时等8人的入党、转党问题。陈独秀还向罗亦农等中国学生介绍了国内革命斗争的发展形势,使他们深受鼓舞。”在华林填写的简历中,他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的证明人就是许之桢,说明许之桢、华林是同一时期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李良明以上所说的绝不是空穴来风,杜撰出来的。中国共产党旅莫支部召开大会吸收党员,任志远在《我的父亲任弼时》一书中也有记叙:“1922年12月7日,中共旅莫组召开会议。由率中共代表团出席共产国际四大的陈独秀主持会议,讨论通过了任弼时、王益飞、彭述之为正式党员”。本人分析,是罗亦农向总书记汇报了党支部的情况后,陈独秀才会来主持旅莫支部大会的。从中我们可以知悉,罗亦农在莫斯科是去拜访过陈独秀的,虽李良明没有提到罗亦农去拜访陈独秀时是否与华林同往,但我们可以假设,他们或是一起去的,是李良明没有提到,或是罗亦农在拜访陈独秀后接着又介绍华林去会见。但不管怎样,华林自己所说的 “罗亦农介绍我去会见”的事应该是可信的。从李良明在书中所说的许之桢、华林等8人在陈独秀的主持下入党、转党,应该是确实的事。从而确定华林的入党时间是1922年12月7日,入党介绍人有陈独秀。

上述史料是可以得到相互印证的,对这些史料进行综合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华林记述他是由陈独秀介绍入党的史实应该是真实可信的,陈独秀是华林的入党介绍人之一。

 

邮编:310026,联系电话:0571-85253291
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2013 www.hzdsb.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216193号
技术支持:华数网通信息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