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组织机构 | 工作动态 | 资政研究 | 党史宣传 | 杭州记忆 | 文献资料 | 红色资源 | 领导人与杭州 | 市县之窗 | 联系我们
最新信息:
  机构职能       领导成员       机构设置       直属单位    
  工作信息       信息公开       领导讲话       综合考评    
  资政课题       专题研究       纪念专栏    
  党史读物       影视作品       《征途》期刊    
  杭州纪事       史海钩沉       革命英烈    
  历次党代表大会报告       其他重要文献    
  党史遗址遗迹    
  毛泽东与杭州       周恩来与杭州    
  市县要闻       网站链接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杭州记忆 > 革命英烈
沈乐山:中共杭县县委工人部长,十万工人的指挥员
发布时间:2019-12-04  文章来源:
    

 

沈乐山(1901-1928)

沈乐山,又名吉顺,学名国标,曾化名张栩,浙江省慈溪县人。

沈乐山1901年出生在一个半农半工的家庭,家中祖孙三代同居,祖父除种田外,有一手提炼蜂蜜的好手艺;父亲农忙种田,农闲轧棉花;母亲操持家务,八口之家艰辛度日。他7岁上本村私塾,冬春上学,夏秋干农活。14岁那年父亲病故,不得不辍学;15岁去一家米店学生意,不久因生性倔强,不服老板娘的过分差使而丢了饭碗。第二年,乐山跟祖父到会稽山一个道观里炼蜂蜜,随一老道士学习古文、书法、象棋,打下了一定的文化基础。1919年,在无锡太隆面粉厂做工的大姐夫介绍乐山到无锡火车站旁的铁路护路队当了一名抄写员。他白天上班,晚上上夜校学习数学和英文,获得一些新的知识。

“五四”运动的风暴刮到无锡,青年学生纷纷走出校门,上街宣传反帝反封建、讲科学求民主的道理。沈乐山自小就对古书中“无衣无褐,何以卒岁?”“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官功”、“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民为贵,君为轻”等文句深有感触,对社会上的不公现状愤愤不平,新思想的出现,给他迷惘的生命里吹来了一股清新之风,带来了光明的希望。他热血沸腾,毅然加入了学生运动的行列。1921年,沈乐山在送一封有关学生运动的信件时被发觉,遭护路队开除。1922年,经大姐夫托人,他来到杭州沪杭甬铁路闸口机修厂传达室做门警。沈乐山身材魁梧,貌似凶怪,而实际上心地善良,处处给工人以方便;又因为有文化,写得一手好字,工人们请他看家信,写回信等有求必应;还经常与工友下棋娱乐,和工人们的关系特别融洽。

 

沈干城、沈乐山烈士塑像

1924年,沈乐山结识了他生命中的重要人物——共产党员沈干城,他的命运从此发生了质的变化。当时沈干城的公开身份是工厂夜校的教师,沈乐山经常向他借书,两人说古论今,十分投缘,交情日厚。1925年,沈干城创办铁路工人俱乐部,沈乐山成为积极分子。在沈干城长期的潜移默化下,进一步激发了沈乐山心中的爱国主义思想、民族自尊和正义感,他逐步接受了共产主义理论。1926年冬,沈乐山参加了秘密的铁路工会、积极投身反帝、反军阀的斗争和迎接北伐军的准备工作。1927年1月,由沈干城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底到1927年初,北伐军节节胜利,军阀孙传芳在江西前线惨败,向上海、江苏撤退,胁迫铁路提供运兵车辆。中共杭州地委指示铁路党组织一定要破坏孙传芳的军运。沈乐山协助沈干城组织铁路工人,用破坏嘉兴一段路轨、拆掉机车零件、藏好铁蓬车等办法,切断了杭州至上海的军运,气得孙传芳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1927年2月18日,北伐军胜利进入杭州,结束了孙传芳在浙江的统治。北伐军要继续前进,中共杭州地委发动群众开展紧张的支前工作,给铁路部门的任务是迅速运送部队北上。同时,北伐军同志又提出要求:支援3辆铁甲车。恢复运输,只要工作做到家,完全没有问题;而要拿出3辆铁甲车,可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沈乐山知难而上,立即协助沈干城,依靠党支部,着重抓了两件事:一方面,组织以共青团员为骨干、道班工人为主体的铁道兵团,尽早恢复铁路;另一方面,亲自带领机修厂的工人,自己动手研制铁甲车。当时的情况是:一无图纸,二无经验、工程师,再加时间紧迫,急得大家团团转。沈乐山沉住气,不慌不忙地与众人一起商量,七嘴八舌地凑办法,他相信“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功夫不负有心人,集体的智慧是无穷的,他们终于想出了用现成的铁蓬车改制铁甲车的好办法,连续奋战3昼夜,顺利完成任务,及时地支援了北伐军向上海挺进。嘉兴一战,3辆土制铁甲车发挥了强大的威力,重创敌军铁甲车队,立了大功。

当时有一些军阀散兵,败下阵后掳掠老百姓,沈乐山又忙着组织年轻工人保护群众财产,还收缴了许多枪支。

 

沪杭甬铁路

北伐军的胜利,促进了杭州工农革命运动的发展。中共杭州地委抓住时机,大力领导建立工、农、青、妇等各种团体,要求铁路部门迅速公开成立“沪杭甬铁路工会”。而杭州铁路虽然早有秘密工会组织,有一定基础,但要把机务、车务、工务各部门统一组织起来,困难仍然很多。尤其是工务部门,技术人员多,平时很少与工人联系,有些人瞧不起工人,不愿和他们组织到一起。国民党右派就充分利用这一点,暗中进行破坏分裂活动。当时,以工务处长郭白良为首,公开提出职员和工人分别建立工会,反对建立统一工会。沈乐山负责在闸口机修厂工人中进行团结统一的思想教育,与郭白良一伙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打击了其气焰,扫除了分裂障碍,初步显示了他的组织领导才能和斗争艺术。

1927年3月23日,“沪杭甬铁路总工会”在斗争中正式成立,沈乐山当选执行委员会兼工人纠察队大队长,同时还担任了中共闸口机修厂党支部书记和铁路工会闸口分工会的负责人,工作十分繁忙。他在百忙中仍十分重视工人的思想教育,通过教育去提高骨干分子的政治素质。他曾请薛暮桥到机修厂为工人上课,讲解当前革命形势和工人解放的道路,自己则亲自主持会议,布置安全保卫,工作细致周到。

正当杭州人民还沉浸在北伐胜利的喜悦之中,国民党右派已经磨刀霍霍,准备阴谋叛变,一举消灭共产党。中共杭州地委在反动逆流中展开了政治、经济等多方面的斗争,杭州市总工会提出了给工人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的自由,增加工资,办理工人教育等具体的斗争目标。沪杭甬铁路工会在沈干城、薛暮桥、沈乐山等同志领导下首先响应,向路局提出废除一切不合理的制度、改善职工生活、设立工人子弟学校等条件,在工人中进行深入的教育和严密的组织。自3月21日到4月举行了几次罢工,发表宣言,秩序井然,取得了不少胜利。随着工农革命运动的高涨,国民党右派也加速了反革命步伐,他们任命亲信操纵杭州的军政大权,派来了蒋介石的表兄接任杭州铁路局局长,千方百计企图分裂铁路工会,篡夺领导权。由于当时沪杭甬铁路工会的领导成员都是共产党员,组织比较健全,特别是铁路工人中的主力——闸口机修厂的工人紧密团结在党支部的周围,右派的阴谋很难得逞。

国民党右派在铁路工会受挫,转而指使金衢严处“四府”同乡会的帮派头子,组织了一个所谓的“杭州职工联合会”,以对抗杭州总工会,破坏工人运动。3月30日,杭州职工联合会雇佣了100多个流氓,冒充工人袭击杭州总工会。次日,总工会发动全市工人举行同盟罢工,召开群众大会,游行示威,抗议国民党右派的无耻行径。沈乐山率领铁路工人队伍走在最前面,一路排除流氓的干扰破坏。队伍行至公安局门口,突遭军警枪击,打死打伤多人,被捕数十人。沪杭甬铁路工会响应总工会发出的继续总罢工的号召,取得全国铁路总工会的支持,在沈干城、薛幕桥、沈乐山等人领导下,沪杭铁路全线停顿,严重影响了全国的南北交通运输,反动当局不得不释放被捕工人,抚恤被害工友,允许总工会恢复正常工作并赔偿其损失,斗争取得了重大成果。

4月11日,国民党右派彻底撕下伪装,举起了屠刀,杭城刹那间陷入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中。4月16日,中共杭州地委领导工人、学生、市民5万余人,举行反搜捕、反屠杀的大示威游行,以示反击。沈乐山带领以闸口机修厂工人纠察队为骨干的2000余名铁路工人队伍,手持洋镐、煤锹、撬棍、门杠、柴棒等,为游行队伍前导。到清河坊时,遭反动军警武力镇压,沈乐山率工纠队开路,冲破层层障碍,行至省政府大门口,再度被阻,工人死伤无数,损失惨重。

国民党右派在血腥镇压工人后,急于改组工会,抢夺领导权,选择的头一个目标就是最难对付的铁路工会。沈乐山在党和工会领导下,组织工人多次游行示威和罢工,并拆除机车零件破坏运输,几次谈判中机智勇敢,挫败了敌人的阴谋。6月18日,反动派恼羞成怒,终于下了毒手。便衣特务封闭了沪杭甬铁路工会,逮捕了沈干城、薛暮桥等7名执行委员和工作人员,沈乐山当时不在,得以幸免。

 

位于铁路机务段办公楼 沈干成、沈乐山烈士纪念馆外景

没几天,铁路工会委员长丁继曾被释,随即召开工人代表会,重新组织工会。沈乐山立即洞悉丁继曾已经叛变,发动工人面对面地质问他,对方无法自圆其说,使国民党右派利用叛徒欺骗工人的阴谋又落了空。

铁路工会被破坏后,沈乐山离开闸口机修厂,转入地下,担任了中共杭县县委工人部长,秘密坚持斗争,多方营救被捕同志,接济他们的家属。9月,中共特派员夏曦来杭传达“八七”会议的精神,沈乐山立即行动起来,多次召集各个基层工会原负责人秘密开会,着手组织训练工人武装纠察队,并通过多种渠道收集武器。他亲自去上海,带回部分手枪和子弹,分送到各个基层组织。

1927年9月27—28日,中共浙江省委改组,沈乐山被选为新成立的中共浙江省委委员。29日,新任省委书记张秋人被捕,党内同志忧愤交加,“左”倾急躁情绪抬头。10月24日,省委作出决定:组织工、农、学同时举行一场“大的斗争”,以打击国民党的进攻,并规定以暗杀、发动罢工罢课为主要任务。沈乐山以极大的工作热忱,全力投入发动、组织工人、学生的活动。11月3日,省委再次改组,沈乐山任省委常委兼职工运动委员会主任,6日,全市丝织工人根据省委罢工决定举行总同盟罢工,光华火柴公司和湖墅烟业各厂也纷纷响应;同时,在青年学生中广泛散发《告学生书》,工专、医专、农专、商业、一中、蚕桑、惠兴、弘道女中等校的学生举行了规模较大的示威游行。沈乐山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

11月7日下午,沈乐山正在武林路狮虎桥秘密办公处工作,突然,几个带枪的便衣破门而入,他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随即把一纸绝密材料放进嘴里。

沈乐山被捕以后,国民党浙江省党部清党委员、特刑庭庭长钱西樵亲自审讯。然而,无论名利相诱,还是严刑逼供,都不能使沈乐山“回心转意”,敌人捞不到一点东西。在给胞弟沈金泉的信中,他写道:“我宁愿牺牲自己,决不损害党的利益和其他同志……”“……不管他们怎样严刑审问,反正得不到什么,请放心”,充分显示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铮铮铁骨。他还谆谆教诲弟弟:“要做一个正直的工人,不要同流合污。”

1928年1月9日,天寒地冻,冰雪严封。浙江陆军监狱里,沈乐山和曹阿堂、胡友生等人一起被押上刑场,又一批宁死不屈的共产党人壮烈牺牲。

沈乐山的一生,是短暂的。但他为共产主义理想献身的精神,却是永恒的,在革命史册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辉一页。

(邬莲平整理)

邮编:310026,联系电话:0571-85253291
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2013 www.hzdsb.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216193号
技术支持:华数网通信息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