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组织机构 | 工作动态 | 资政研究 | 党史宣传 | 杭州记忆 | 文献资料 | 红色资源 | 领导人与杭州 | 市县之窗 | 联系我们
最新信息:
  机构职能       领导成员       机构设置       直属单位    
  工作信息       信息公开       领导讲话       综合考评    
  资政课题       专题研究       纪念专栏    
  党史读物       影视作品       《征途》期刊    
  杭州纪事       史海钩沉       革命英烈    
  历次党代表大会报告       其他重要文献    
  党史遗址遗迹    
  毛泽东与杭州       周恩来与杭州    
  市县要闻       网站链接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杭州记忆 > 革命英烈
【红色人物】何达人:中共杭州中心县委书记
发布时间:2019-11-29  文章来源:
    

何达人(1907—1931)

何达人,原名达仁,化名王鉴,1907年出生在浙江省诸暨县枫桥泉坂村一个世代务农的家庭,与中国共产党早期工人运动的杰出领导人汪寿华是同村老乡。

何达人7岁上村校,聪明顽皮,不肯受旧学堂清规戒律的约束;村校毕业进枫桥大东乡高等小学读书,毕业后父亲去世,就在家务农。自幼习武练艺,待人诚恳刚直,善恶分明,在伙伴中颇有威信。

1925年11月初,已是共产党江浙区委常委、上海总工会代理委员长的堂叔汪寿华回乡完婚,多次对何达人讲解革命道理,走时还留下不少进步书刊给他阅读,使他初步接触到马列主义理论,开始向往革命。1927年2月底,北伐军克复浙江全境,国民革命军二十六军于2月21日到达绍兴地区,何达人闻讯立即参加了二十六军军官团学习,满心希望能从此拿起枪杆子干革命。“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右派到处实行“清党”,残杀昔日的合作者共产党人,何达人看清了国民党背信弃义的面目,学习一结业就回家继续务农。

 

《新青年》刊物

1928年12月,共产党员陈伯清回枫桥进行秘密活动,和小学好友何达人重逢。何达人立即邀请他到家中促膝谈心,当话题转到地主压迫农民、资本家剥削工人、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区别等彼此关心问题时,何达人十分干脆地表示,国民党是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利益的,只有共产党是真正为劳苦大众谋幸福的,国民党现在大肆搜捕共产党,是反革命行径。陈伯清没有想到这个不是共产党员的学友居然有这么高的政治觉悟,还是何达人自己解开了谜底:原来,汪寿华走后,一直不定期地给他寄来革命书刊,有《向导》、《新青年》、《中国工人》、《中国青年》、《唯物史观浅说》、《政治学纲要》、《共产党宣言》等,还有一些黄埔军校出版的书。何达人看过之后,心胸豁然开朗,受益匪浅。他毫不隐瞒地告诉陈伯清,眼下最大的心愿是找到共产党,跟着干革命。

碍于组织纪律,陈伯清当时没有一下子和盘托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及回乡目的,而是当夜就与一同回枫桥的共产党员郗耕耘商量探讨,在仔细分析了何达人的具体情况后,一致同意吸收他入党。次日,陈伯清就对何达人说明一切,告诉他组织上已同意吸收他入党,并给他带来一份第六次全国党代表大会上布哈林的报告和党中央“告全体同志书”。不久,由陈伯清、郗耕耘介绍,何达人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大革命处于最低潮、国民党血腥镇压共产党人的严重白色恐怖下,他庄严而坚定地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直至牺牲自己的生命。

何达人入党后,工作非常积极,方法也十分灵活。他主张看人重在本质。先甸村的无业游民胡宇田被人称为“贼”,飞檐走壁偷富人家的东西。达人说:胡宇田是因为穷得没饭吃才去偷,偷的都是富人家从百姓身上搜刮来的不义之财;真正做贼的,是那些不劳而获的人,吸取民脂民膏的人。于是大胆吸收胡宇田入党。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正确的:胡宇田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发挥他飞檐走壁的特长,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后来被捕坐牢,也没有做危害党的利益的事。泉坂村大地主的儿子何小才,平时爱打抱不平,和一些会武术的青年关系很密切。农民展开与地主的斗争时,何达人主张区别对待,对何小才网开一面;后来,何小才知道他是共产党员后,仍义重如山不出卖朋友,还把自己的一支手枪借给他用。在他的努力下,党组织发展迅猛,1919年春,泉坂就建立了党支部;不久,赵家峙、上京应家峙、黄坊等村也先后建立了支部。

这年夏天,何达人参加了中共诸东区委。8月建立团诸暨特支,何达人为委员之一,在诸暨城内发展青年工人、学生入团,建立了诸暨县中团支部。秋天,何达人任中共诸东区委书记,11月建立中共诸暨临时县委,改任宣传委员,积极参与党务整理,恢复全县党团组织。这一年,是诸暨党组织发展较快的一年,到1930年4月,党员人数达800多名;特别是诸东区,辖有一个中心支部,一个乡总支,25个党支部,党员人数达200多名,为革命高潮的再次到来奠定了良好的组织基础。

 

农民暴动图

1930年4月,中央特派员卓兰芳到诸暨,正式成立了中共诸暨县委,何达人任书记。根据中央70号通告的精神,投入了紧张的武装斗争、举行暴动的准备。何达人负责东北区农民军总指挥,在此之前,他主张首先要统一思想,建立一个坚定的领导核心。当时有的支部中,个别党员宗族观念较深,不愿在本地发动“破仓分粮”的斗争,何达人就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逐个提高他们的政治觉悟,并在诸东区区委会上批评了右倾思想,撤换了个别不坚定的区委委员。由此使大家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只有发动广大农友,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党才能壮大自己的革命队伍,才能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面对面的武装斗争。除此之外,何达人还充分利用自己学过军事的特长,亲自检查每个支部的枪支,对什么人用什么枪,都作了周详的安排。

4月14日晚上,也就是决定攻打枫桥的前一天晚上,何达人召集各支部书记及骨干会议,确定了三路人马的进攻时间、队伍集中地点和注意事项。战斗打响后,何达人带领队伍突袭敌人主力省防军,杀死哨兵,冲入庙内,并在庙门口架上机枪,防止敌人逃窜。省防军毫无准备,溃不成军,三路农军汇集大庙,战斗胜利结束。何达人不失时机地登台演说,对闻讯赶来的周围农民宣传共产党领导穷人翻身作主人的宗旨,号召大家拿起武器,成立农协,与地主、国民党作斗争。并当场分钱分粮,许多穷苦农民随即加入了农军。几百名农军撤离枫桥,途经湖泥潭一带村庄,又破仓分粮,烧毁了地主的账册、契约,建立农会,队伍也一度扩大到3000多人,分得粮食的群众达10万余人之多。

在包村与北区农军会合时,据侦察员报告,新增派的省防军、警察已到枫桥,地主民团也重新组织起来了,情况十分紧急。由于缺乏经验,何达人作出了第二次攻打枫桥的错误决定。敌人是训练有素、以逸待劳、而农军一路跋涉,又未经训练、毫无军事知识,结果指挥不灵,队伍溃散,轰轰烈烈的农民暴动,前后坚持了5、6天,最后归于失败。

暴动失败后,敌人到处抓人。何达人的大哥、二哥因为参加暴动,先后避走他乡,最后客死在外;昔日的战友头悬城门、血染大地;何达人在诸暨也难再立足,不得不去了上海,进中央训练班学习。血的事实使他开始意识到,光有革命的热情,而没有革命的策略,只能造成无谓的牺牲。通过学习,更感到农民暴动声势虽大,却带有太多的盲动性,值得汲取教训。1930年8月,卓兰芳指派他到嘉兴整顿重建临时县委,化名王鉴住在东门外高升客栈,作为党的秘密联络点。因人地生疏,工作一时无法展开,后来找到在濮院养蜂场的共产党员宣坤松,才逐步恢复党组织,组成临时县委,何达人为主要领导人,工作很快打开局面,进展顺利。1930年9月,何达人秘密到达白色恐怖下的杭州,任中共浙北特别委员会书记,并奉命组建中共杭州中心县委,任书记。在卓兰芳的直接领导下,在杭嘉湖和金萧地区开展地下斗争,准备继续组织武装暴动。

9月8日,卓兰芳被捕,何达人四处奔走,设法营救。11月4日,他正在学士路31号地下机关工作,被国民党特务突然包围。他从楼上跳下,终因腿部中弹而被捕。审讯中,国民党百般利诱,千方百计企图诱降,何达人严辞拒绝:“既落到你们手里,早准备好了,要杀便杀,不必多费口舌!”敌人仍不甘心,用尽种种酷刑,何达人几度昏死,始终不屈不挠。敌人只得将何达人关进浙江陆军监狱。

在狱中,何达人立即与狱中特支接上关系,并积极参加特支组织策划的“破狱”斗争。1931年3月26日,因“破狱”事泄,何达人在监狱刑场壮烈牺牲,时年24岁。

(邬莲平整理)

邮编:310026,联系电话:0571-85253291
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2013 www.hzdsb.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216193号
技术支持:华数网通信息港有限公司